Catharsis is the thing that makes everything worthwhile.

Archive for June, 2010

Perfect yoke

習慣隨時保持包包裡有兩本書的狀態,可能一本是嚴肅的文學另一本是打發時間及方便在任何時刻任何地點藉外力的方式將靈魂抽離用的。我最近的兩本書分別是紐西蘭作者Eleanor Catton的 「The Rehearsal」 及幾米的 「我不是完美小孩」。希望這兩本書不僅僅只是增加我包包的重量還有其他正經的功能。

你喜歡幾米的繪本嗎? 我愛極了。有時候就是愛沒有完美結局的故事,有時候就是喜歡直線不直,圓圈不圓,不正不方的風格。像泥漿摔角一樣,享受的不只是最後輸贏的結果還有那雖然藏污納垢但毫不做作爽快的過程。「我不是完美小孩」這個老掉牙的主題讓我想到跟折折討論過的「你有想過以後要做什麼」話題,這個問題永遠沒有精確的答案,因為從現在往回看的歲月裡,十之八九的人在不同的階段都會有不一樣的體會,總之就是不停的變啊變,其實變也不見得是壞事,代表著還有追求變的勇氣,代表還有應付變之後的能力,只是少數堅持到最後的人,成功了。Hard Work always paid off.

Page 87 完美的痕跡千年猶存

我住在不下雪的城市,

但昨夜居然神奇地下了一場雪!

我看著雪花滿天飄舞,真是美麗極了,

我在雪中跳舞唱歌,真是快樂透了。

我堆了一個神氣的雪人,真是酷斃了。

遺憾的是,整個城市只有我一個人看到雪。

不留痕跡的幸福,算不算真正的幸福?

P.S. Striving to better, oft we mar what’s Well. / William Shakespeare

Advertisements

Surrealism

我從來都不是什麼藝術風格的崇尚追求者; But Midwestern Surrealist really got me. 一種懾人的風格讓你在看著畫時會有想掉入背景的衝動。Gertrude Abercrombie 的White Cat就是有我說的那種感覺。好像下一秒鐘牆壁會慢慢脫落,木質地板開始崩塌,貓咪Freaked Out四處衝竄…當然在這一切發生前都是會如畫裡這麼平靜,一絲絲不在背景裡的元素都不能被允許。

By Gertrude Abercrombie

它會是如果你在美術館裡的走廊上看畫時,讓你突然僵直了上半身一動也不能動的作品,讓你暫時感覺不到開心、傷心或任何複雜情緒的可能性。畫裡的空間和現實彷似有一條看不見的線,而能看見的人會毫不猶豫的大腳跨過。

我找一首歌,我找一幅畫,我找一種模式能暫時感覺不到情緒,能讓我毫不遲疑的跨過………

P.S. 還能夠被傷害幾次,我們剩下多少故事,你在我心裡的位子是捨不得看完的故事。


White Roses

白玫瑰一直都是我好愛好愛的花

無論哪個季節,要開就開最美的,一點也不隨便

可惜蟲害太多,美麗稍縱即逝。

Experience is a brutal teacher, but you learn. My god,do you learn.  / C.S.Lewis.


Indulgence

Melancholic Sky

一個人能將自己放縱到什麼樣的程度,表現正常的化妝、上下班、進食、卸妝、睡前的發呆、半醒半夢和內心幾近瘋狂的痛苦形成了如經過颶風摧殘前後的強列對比。回到家屬於自己的空間,打開心裡的秘密書櫃拿出了一系列負面的收藏品,陰鬱,痛苦,大哭。人家說常常沒事就突然哭有可能是憂鬱症的前兆,但如果你能自己意識到這樣的狀態,可能稱不上是病 ; 我似乎就是在這種矛盾的灰色地帶等待傷口能自行癒合。他結婚了。

世界不會因為你或妳而停下,的確,這是無庸至疑的。當我憤慨著這一句至理名言正好巧不巧的落在我最需要一點點奇蹟的時候,我真的因此而醜化了好多原本應該美好的事物。所以我試著停下來,停下來看著週遭這一切的變,我的呼吸似乎也慢了下來,腦中處理器運算的速度也跟著慢了下來,往日的畫面像復古片倒著播放般一幕幕戲劇化的被放大然後縮小收進抽屜裡並標示著很久很久以後再拿出來的時間。

當我停下來觀察身旁的事、物,用一種細膩的角度將每一件平凡的事拆解來看,路上坐在摩托車上奔馳的情侶停下來等綠燈,一前一後的,女生傾身向前環抱住男生,男生自然垂下的手溫柔的放在女生的小腿上輕輕的撫摸,女生在他髮間呢喃著愛語。燈號一轉換,男生收回手若無其事的繼續向前走,我懷疑這是不是所有事情發生、結束的順序,它總會結束,它總會變。只是看它結束在你可以承受的切點上,或痛苦不堪上。

讓人痛苦的從來就不是愛情本身,是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