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arsis is the thing that makes everything worthwhile.

Archive for January, 2011

Celebrity Puzzle

我有一個奇怪的習慣,那就是記電影、電視劇裡演員的名字,從主角、配角到客串只要在劇中出現的演員,我就會想辦法記下來然後再去IMDb或Wikipedia查演員其他的作品和背景資料。所以美國電影獎項紅地毯的照片集錦對我來說就像一個Celebrity Puzzle,我總會對著一張張明星拍得美美的照片,開始倒背他們曾經演過的電影、在電視劇的那一集裡擔任客串的角色、劇中用過的名字、和誰發生過腓聞、結婚或離婚了幾次(相信我,有的明星在這一個欄位非常的長,必須按住滑鼠的滾輪不斷往下)而且想不起來的時候還會發脾氣,這個遊戲真是讓人百玩不膩,而且我可能無意中發明了一種不讓自己得老年癡呆的方法。

在台灣最讓人困擾的地方就是看英美電視劇,除了因為和美國播出的時間不同步,有時候還會有奇怪的字幕,每當CBS、MBC有新的劇集播出時,台灣往往要等到半年以後才會在西洋頻道看到,所以只好到國外的免費網站線上觀賞。台灣也有很多電視劇,為什麼總要看外國的? 我也問過自己這個問題,但是我發現台灣的偶像劇、鄉土劇的題材有時都侷限在一個範圍,老實說變化性不大,而且抄襲日、韓內容的成份居多,所以自然而然就會想轉台。反觀英、美電視劇,甚至是歐洲一些老電影,劇情的主題變化較多,一季頂多不會超過30集有的還更短例如英國喜劇IT Crowd一季播出的集數平均6~8集,而且每一集都會讓你捧腹大笑,雖然集數不多但是內容反而夠紮實,讓人想一看再看並且癡癡地等待新一季的播出。另外還有一個例子「Secret Diary Of A Call Girl」劇情環繞在一個有特殊職業的年輕女生,她週旋在各式各樣的男人之間,除了提供性服務有時還得充當客人的心裡咨詢師,但是她必須忍受朋友、家人和世俗的眼光,她用自信讓自己在夾縫中有尊嚴地生存,整部戲沒有太多的悲傷情節,所以騙不到觀眾的眼淚,先撇開這種工作的對錯與否,單純從看戲人的角度思考,這種題材的電視劇的確有迷人的地方,至少一般人不是經常有機會可以聽到從事這個行業的點點滴滴。諸如此類不同題材的電視劇在歐美國家數不勝數,滿足不同社會階層人的慾望,而且很多大明星都是從這種小型戲劇出道的,因此有時候在這些戲劇中才看得到最自然的演技,演員沒有太多的包裝反而更容易讓觀眾愛上他們。
Julie Bowen: Claire in Modern Family


Blue Wednesday by Friday

過去一個禮拜我最喜歡星期三的天氣,儘管天氣寒冷依舊,卻已經可以拿掉脖子上的圍巾,身上的外套也從沉重的黑色變成宜人的白色。下午完成工作之後我到附近的公園溜達去,乘著微風我穿梭在溜狗和騎腳踏車的人群之中,這個時候的天空漂亮的不得了,公園裡很寂靜,不過圍繞在公園四周的卻是擾嚷的車陣,眼前一顆枝葉稀疏的小樹,上頭的葉子正在由橘紅轉黃,往遠處看卻是閃爍著霓虹燈的廣告招牌,大城市裡處處充滿了衝突的對比。這幾天鼻子過敏得厲害,所以走到鄰近的國小,想沿著學校旁的石子路,不急不徐地散步,有時與放學的學生並肩走路,有時跟在他們的後頭,風把他們談話的內容傳達到我的耳裡,這就是讓走路不寂寞的最好方法。我喜歡走路,而且我發現自己挺能走的,不管到哪裡,我總是會四處觀察,找一條不惹人厭的道路,一個人慢慢地走,直到腦裡有其他的念頭,往前探險的慾望才會就此打住。

走路能夠讓時間暫時停止轉動,至少是我大腦裡的時間,趁到達終點之前,整理一下腦中的思緒,還能夠調整工作的節奏,讓過去幾個禮拜因不斷修正工作內容的惱人情緒,稍稍因為四肢無意識的運動得到釋放,這是我從走路得到的好處,就好像靠閱讀旅行一樣,書店就像自助式旅行社,而排列在書架上的書都像各式各樣的目的地,這個目的地有時候還可能不會出現在地圖上,當你選擇一本書,就好像用最低的價格買到一張旅行的來回機票,目的地的風景和發生的故事會以一種有趣而且多變的方式影響你並且改變你看世界的眼光,遇到逆境的時候,多讀書和多旅行一樣,都很有幫助。

晦暗的2010從眼前經過,速度快得讓我幾乎忘記它完整的模樣,所以從今天起我希望我能好好記住每天的樣子,對每一個事物細微的感覺,就像我記得哈利波特全部七集每一個精彩的篇章一樣。

與窗外這些窗對望15年了,都市就是這樣,窗與窗相距不遠,人與人距離卻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