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arsis is the thing that makes everything worthwhile.

Archive for June, 2012

Leo Demidov & Raisa in Child 44

Image

「結束生命」或者更赤裸的詞彙「自殺」,對我來說不是一件多難的事,曾經,生活的苦痛、情緒的悲傷都讓我認真想過自殺這件事,而且這個想法仍常常盤踞我的心頭,我甚至在腦袋裡模擬過各種自殺的方式;然而,阻止執行這些自殺「計畫」的,不是內心的害怕、不是對父母的掛念、也不是對那些我深愛的人所產生的內疚,這些都不足以消減當下欲自殺的念頭,因為之於我,自殺不是一種衝動,它是我想好了的撤退計畫,決定何時離去的一種過程,放棄悲傷的方法之一。但是,這樣的我,在執行自殺計畫的達成率竟然是零,我嘗試從各種角度思考,回想每一次痛苦難以忍受的當下,每一個可能自殺的最佳時機,檢討自己為什麼沒能順利完成。最後,我想我大概知道原因,我,還想看前面的路何時轉彎,我,超想記錄不好變好的過程,我,還有點耐心,我還有點希望。

「第44個孩子」這本書充滿的就是一個「苦」字,儘管看書時我的椅子是那麼的舒適,燈光是那麼的柔和,周圍營繞著怡人的氣息,我還是不由自主覺得苦。我手裡捧著書,眼睛跟著一行行的字前進故事的核心,眼前頓時出現了畫面,從故事起頭所描述的飢荒景象、受人誣陷叛國罪的獸醫、國安部人員為取得供詞將樟腦油注射犯人血液裡時的猙獰面孔、剛失去孩子卻仍得掩飾悲傷被迫放棄調查的可憐父親,以及學習殘酷相信國家沒有謀殺沒有犯罪的秘密警察,與此同時,幼小的孩子卻一個一個死去,真正的殺人犯毫無懼意,繼續逍遙法外,因為,政府指著誰的鼻子說是兇手,他就是兇手,證據可以偽造,供詞可以竄改,事實不那麼重要。長達五百多頁厚實的書本重量,遠不及我心裡所承受的震撼。倒不是說我無法想像那樣的世界,事實上,我覺得類似的事情只是以不同的規模在各地發生羆了,例如,為了私慾,顛倒事非的人也常出現在我們生活的周遭,只是事態的嚴重與否,只是我們是否在乎與否。然而,這些泯滅人性的故事就是以放大好幾倍的模式,在蘇聯上演。

Image

這一天,瑪利亞終於覺悟了,她無法再活下去,因為,她再也找不到東西吃…..

1922-1991年,解體前的蘇聯是世界上土地面積最大的國家,它囊括了大部份的東歐以及中亞和北亞,當時人口數量接近1億七仟萬;1933年,史達林掌權的蘇聯,正處於一個極度不平衡的年代,獨裁高壓統治的結果是加速了飢荒的蔓延,上百萬人因此活活餓死,毫無尊嚴可言,這無疑是一場種族滅絕,更是一連串人為的不適者淘汱計畫。那個時候,從事公職的政府官員和宣誓效忠黨的成員,有權享受專門的醫療健保,也可以去特供商店購買品質較好的奢侈品,住在國家提供的公寓,擁有專用的交通工具,為了追求更優渥的物質報償,他們靠的是漠視是非正義和冷血殘酷的屠殺;相反的,那些屬於社會底層的貧苦老百姓,卻連吃飽的權利都沒有,為了活下去,甚或更卑微的需求,例如食物、保暖的衣服、冬夜裡的熱水澡,他們願意出賣珍貴的良心,栽贓親朋好友,因為這一套猜忌、鬥爭的遊戲,學起來實在不難,只要稍微遮住眼睛或良心,誰都玩得起。於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盪然無存,絕望猶如浩渺的海洋,無邊無際,而希望就好似夜裡微弱的星光,遙不可及。在這個已經充滿悲傷的萬丈深淵裡,發生了一件令人髮指的犯罪事件,它間接地影響了一群人,然後再感染響另一群人,若是用特別的顏色來標示這個影響力發散的範圍,大小或許還不及蘇聯這個大國的幾分之一,但唯有待過深淵,懂過絕望的人,才能瞭解這種微不足道的改變,有多麼可貴。


長長的獵刀刺進小孩子的身體,他不停地慘叫…


故事中那44個或者更多的孩子,成為殺人犯手中開膛剖肚的屍體以前,他們經歷最真實的恐懼,而這份恐懼著實感染了我,我讀著讀著實在嚇壞了,彷彿有一股力量牽動我的未稍神經,使我追隨作者的思緒,進入一幕幕觸目驚心的畫面,我看著天真的孩子,打從心底相信素不相識的陌生人,跟著他離開父母保護的羽翼,我無法呼吸,內心正在尖叫,因為接著,那瘦弱的小身體就得承受連成人都無法忍受的痛苦,而且好一會兒才能進入死亡。

李奧一直相信,深深的相信,自己重新展開調查應該有機會成功。他懷抱著夢想,渴望藉這次機會為自己贖罪,伸張正義;不過,現實是殘酷的,更多人因此妻離子散,流離失所甚至死亡…

身為國安機構官員的他,必須嚴格訓練自己,學習殘酷,因為殘酷是一種美德,殘酷是這個國家走向完美境界的關鍵,殘酷對他來說,就是至高無上的宗教信仰。他相信自己所深愛的國家沒有犯罪,他緊緊抓住這個信念,因此當有人要他相信孩子是被謀殺的,可想而知,這就好比是要他丟掉信仰,而他又怎麼能夠任由信念的基礎被破壞。於是,他遵守上級的指示,扭曲證據,利用威權禁止受害家屬傷心。對,李奧就是在這樣的地方生存,不過,發生了一些事讓他的信心受到動搖,他的上級要他追捕一名犯下叛國罪的在逃嫌犯,花了好一翻工夫,還差點丟了性命,李奧好不容易抓到這名假獸醫真叛國的可惡罪犯,然而,經過嚴刑拷打和恐怖偵訊的叛國賊,竟然真的只是個獸醫,他真的只是一個獸醫。不過,上級還是將他處死…。於是,他的內心世界開始天崩地裂,他開始懷疑周遭所有的一切,他喪信他的信仰了,以前那些他所相信的事,突然變得醜陋,相反地,他從來不信任的人事物,自此變成他活下去的支柱。除此之外,他被迫放棄過去的物質享受,他的性命受到政府的威脅,就連他最愛的親人也因此受到連累,每個和他接觸過的人都命在旦夕。但,他決定擁抱這個新的信念,繼續走下去。

誰最愛你們?標準答案:史達林

大戰期間,瑞莎遭到佔領區敵軍士兵強姦,然後又被本國士兵強姦,她為了生存委曲求全。現在的瑞莎是一名中學老師,在學校教的是政治教育,儘管如此,她並是完全認同這一套我愛史達林,我愛袓國的論調,但她瞭解這是大家的生存法則,恐懼早已是她生活的一部份。她曉得想活命就得妥協,而接受李奧的求婚,就是想活命的妥協之一,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這個世界不可能有平等,除非李奧經歷過一般人的痛苦,體會大家每天真實的感受,那就是無時無刻的害怕。此時此刻,他們倆被放逐到徧遠的小鎮,陷入同樣悲慘的處境中,他知道他正在改變,因為,李奧對國家的盲目信仰已經瓦解,瑞莎反而因此想和他並肩站在一起。

Advertisements